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蒼紅淚序章‧叛神者--淚之章

這場追逐遊戲到現在,應該有一個月了吧 每天都在生與死之間掙扎,日子也顯得過的特別快 但是,結束了 從進入特里瓦拉森林開始,他幾乎都在進行結界封鎖 很顯然的,他想在這裡跟我做個了斷 對方是個一流的刺客,背叛組織的人有九成以上都是被他埋葬掉的 我不認為我會是那少數的一成,但我也不會乖乖的坐以待斃 曾經身為同僚,我對他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基礎的勝算還是有的,即使那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我稍微挪下身體,進入淺眠之中 因為夜晚才是我和他的遊戲戰場 而且我相信,他不會在白天展開攻擊 因為…他是「黑夜之影」 * * * 藏身於樹林,緊握手中的匕首 面為夜刃,我不得不專注於四周的動靜 灑落地面的月光為我帶來些許的光源 跟前幾天的雨天比起來,今天的夜晚應該讓他很頭痛吧? 想到這裡,我的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似乎看穿了我的心理 一道黑影瞬間畫過了我的臉頰,又瞬間的消失於黑夜之中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秒鐘,但我可以肯定,那是他 我這次要正面攻擊,大概分析了一下黑影過來的方向 就在我要起身的那一瞬間,一道冰冷的觸感貼住了我的咽喉,那是一支匕首 匕首的刀刃在月光下閃著藍光,那是淬過毒的證明 「遊戲結束囉」 真是個令人沮喪的事實,我和他的實力差距還真不小 但是,認輸不是我的天性而且似乎他也不想這麼早就結束遊戲的樣子 打定主意,我將匕首反握往後方進行突刺攻擊,同時間在補上一技後踢 但這一連串的攻擊只是劃開了無人的空氣 身為「黑夜之影」的他又再次消失在夜晚的樹林裡 不,他並沒有刻意隱瞞身影,他故意放出強烈的殺氣好讓我知道他的位置, 往殺氣來源方向看去,你能看見他正故作優雅的坐在樹梢上,雙手空空的樣子似乎在說「我沒有惡意」 不過這只能拿來騙騙三歲小孩,因為,他根本不用武器 不,他用的是一種看不到的武器,一種綁著黑線的銳利黑刃,所以相當危險 事實上,從剛剛開始,黑刃便四處狙擊我的要害 細微的聲音不斷的混雜著樹林的窸窣聲像我襲來, 雖然這次我以約零點三希里爾(一希里爾約等於一公分)的距離勉強閃過了襲擊頭部的黑刃 但身上的傷口卻越來越多 他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就讓我負傷了,這就是他可怕的地方 但是,這也暴露了他沒有近身攻擊的能力的弱點 不善用的武器,只會為自己帶來危險 我丟棄了手中的匕首,拿出背負在我身後的慣用武器 在卸下包裹住武器的帆布的瞬間 他終於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雖然只是短短的零點幾秒,但逃不過我的眼睛 本應為聖潔象徵的十字架,此時卻沾滿了生靈的鮮血與詛咒的靈魂,在鮮紅的底色依附著冷列的綠光,這就是蒼紅淚,組織無論如何都要奪回的聖寶 雖然了解需要縮短距離,但是面對他這種擲刃術的好手,無腦的衝向他跟自殺是同意詞, 要先縮短彼此的距離才行… 做好決定後我緊握住蒼紅淚的尾端,並以揮舞斬馬刀的方式狠狠揮出 空氣在撼動,被蒼紅淚劃開的空氣產生了銳利的風刃 利用揮舞蒼紅淚所產生強力風刃,其銳利度可比擬最銳利的剃刀 瞬殺波,這個招式的名子,是我得意的其中一項招式 他似乎沒料到我會使用這種間接攻擊的招式 但是身為暗殺者,他仍然擁有超越凡人的反應力及靈敏度 高速且銳利的風刃確實讓他受到傷害,但僅限於腳踝部分 現在,我和他之間的距離…只有六步 雖然因為瞬殺波的突襲受了傷,但他的臉上仍然保持著平常的微笑 「你果然是個好對手呢…」他慢慢的走向了我 對我而言,這應該事件好事,近身戰對我才有利 但是,身體卻一直傳來〝快逃〞的訊息 下意識之間,我對他揮出了強烈的橫劈,但只劃過了無人的空氣 從揮舞動作的餘光,我發現了他的身影 僅僅是眨眼的一瞬間,他已經到我的背後了 跟剛剛空手的模樣不同,他手裡握著雙刀 跟一般的雙刀不一樣,他所用的是一種特殊的刀 右手部分是雙頭型的短劍,左手則是彎曲幅度相當詭異的彎刀 在組織裡,好像稱這種刀為狩首刃,到目前為止好像也只有他能完整的熟練使用 值得一題的是,當他拿出狩首刃的時候,就表示他要認真了 他臉上的笑容依舊存在,但散發出來是卻是濃濃的殺意 (不能被震懾住…) 在我轉過身的瞬間,他已經展開攻擊架勢像我直衝而來 以守為攻,我站在原地等他進入我的攻擊範圍, 就在他踏入蒼紅淚可攻擊範圍的瞬間,我展開了強力的橫向劈擊 不經華麗的動作修飾,也不用任何假動作,純粹且簡單的招式 面對這種突襲,防守並不是件簡單的事,被這種零距離瞬殺波腰斬的敵人可不算少數 瞬殺波與狩首刃的正面衝突! 好像套好招的表演一樣,在蒼紅淚劃開空氣型成風刃的同一時間裡, 他利用狩首刃的刀刃將空氣刺入遭到斬裂的空間裡, 被重新注入空氣的風刃化為微弱的氣旋,消失在我和他之間 以上,就是在我們交會後一秒鐘以內的事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當看見他那幾乎完美的防守,我也不禁打了冷顫 「你已經沒招式了嗎?那換我囉」 他的聲音回盪在四周,與剛剛不同的是,他將自身完全融入黑暗之中 沒有氣息,也感覺不到殺氣 我真的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不諱言的說,我的確感到恐懼 「永別了,不,我們後會有期」 他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連轉身的時間都沒有 我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集中於一點自背後貫穿了鎖子甲、肌肉與骨骼,那是狩首刃右手部分的短錐 短短的三秒鐘,他就為我們這一個多月的追逐戰劃下句點 我…應該會被帶回組織裡處置吧 但是,他要離開了!? 「喂!你不是來追捕我的嗎…?」 因為失血的問題,我幾乎是不能動了 這種情況下要將我捉住,比拔雞毛還簡單,只是他的反應卻是離開? 莫非組織下達的是格殺令? 那,為何不將蒼紅淚帶走呢? 「還真是有精神阿!」他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要問什麼問題由你決定,要不要回答則看我的心情,但你要記住,是我讓你活下來的哦!」 說完這句莫名其妙的話, 他的身影正式消失在特里瓦拉森林裡, 皎潔的月光依舊皎潔,但是我的生命力卻在快速的流失 罷了,能死在自然的擁抱之下,比死在那鬼地方好 眼皮很沉重,我閉上了眼睛,靜靜的等待死亡的來臨…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