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5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創作】FNO之唬爛300%(1)

Story One 帶刀祭司 四周迴繞者死亡的氣息。 怨恨、恐懼與不安的情緒不斷地衝擊著試圖踏入此地的所有生者,一旦侵入者的精神甲冑遭到突破,那麼狩獵者與被狩獵者的立場便會顛倒過來,最後從侵入者變成居民,這是成為另一個世界的一份子。 颶風盆地,曾經是個以鍊金術與巫術聞名的港灣小鎮,每天有超過三位數的冒險者與商人前往此地探詢並創造傳說。而之所以用過去是來形容,是因為在多年前一艘行經此地的飛空艇提達尼號因為不明原因失事墜毀,這起震驚大陸的無解懸案使颶風盆地內充斥著大量有關惡靈復仇的不祥預言,就連通靈人士也不請自來了好幾個。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以傳說、寶藏與美酒為伍的冒險隊伍自然也然也不會缺席,雖然警備軍很高興得到了冒險者的許多幫助,但是人數與調查進度卻不一定成正比,反倒是因為調查墜機事件而無故失蹤的人數不斷攀升,各式屬於負面性質的謠言與能量以更加劇烈的方式籠罩整個盆地,港灣都市終究是沒落了,在高聳雄偉的要塞港口中,僅剩下令人無限唏噓的過往… 提達尼號遺址,一個位於颶風盆地北方的死息之地。 事實上,這裡原本是個名為『亡者搖籃』的墓園,唯一與其他墓園不同的是,在這個墓園的中心,便是提達尼號的墜毀處,也從提達尼號墜毀此處之後此地的死亡氣息更加凝重,如果以較為含蓄的說法來形容,這是一個『隨時都會出現屍體』的詭異地帶。 就在我分心的時候,一條頗具重量感的鎖鏈淺淺地劃過我的臉龐,這說明了眼前的敵人並沒有跟我開玩笑的意思。 面對接二連三的攻擊,我一邊向後跳躍閃躲了怪物的攻擊,同時舉起右手聚集著聖光。怪物的名子是粉碎者‧寇克,是墮落的煉金師們創造出來的邪惡生物,他的外表就像一個綁著厚重鐵球的腳鐐,行動緩慢但攻擊力驚人,假若不小心吃上一記連續攻擊,就算是久經訓練的戰士也難保不會倒下。 (沒想到鍊金術居然真的可以創造出這種怪物…) 我一邊拉開與怪物的距離,一邊等著反擊的機會。就在粉碎者在次對我甩出鎖鍊的同時,鐵球夾雜著足以撕裂空間的衝擊波迅速的向我衝過來!這是粉碎者最得意的三段連續攻擊,卻也是它唯一的弱點。 算準鐵球落地的那一瞬間,我便立刻往前衝去並以長劍為錐的方式將鎖鍊整個釘在地板上,似乎沒料到我會用這種非正規的手法反擊,粉碎者發出了猶如指甲刮黑板的尖銳噪音,不等它掙脫,我便走近我的目標並將右手按壓在粉碎者那貌似頭部的鐵球端上。 「我的名子是遊雁,你就帶著這個名子安息吧。」 以簡短的話語替代鎮魂歌,強烈的聖光貫穿了粉碎者的身體! 制裁之光,這是我少數得意技中的一樣,這是一種將聖光凝聚後打入敵方體內使其炸開的攻擊手法,由於聖光是灌進敵方身體後才炸開,因此不僅能給予敵方一定的傷害,更能造成敵方嚴重的內傷。重點是施放一次所需要凝聚的聖光不需要很多,這對於獨行冒險的我來說更是一大福音。 彎下身撿起粉碎者遺留下來的鎖鏈碎片,我慢慢的走向亡者搖籃最深處的山丘。 小山丘上的小涼亭,一名少女孤獨地眺望著遠方。 少女有著亞麻色的柔順長髮與同色的眼眸,清秀的臉龐帶著一點朦朧的不真實感,是個讓人一看便會萌生出好感的女孩。可惜的是,這名少女並非人類,更正確的說法是,她不屬於這個世界。 「我幫你把粉碎者處理掉囉,薇薇安」話還沒說完,我便從口袋中拿出粉碎者所遺落的鎖鏈碎片遞給薇薇安。 「真的嗎?!」少女非常的驚訝的看著我。 「我真的很擔心遊雁哥哥會像之前的冒險者一樣一去不回呢…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命是留下來了,不過我真沒想到鍊金術居然可以創造出那種兇暴的怪物呢…」 雖然在與粉碎者的戰鬥中我得到了漂亮的勝利,但是回想起整個戰鬥過程,我也不禁感到恐懼。它已經不能算是怪物了,那根本就是為了殺戮而產生的生物兵器!一想到這裡,我便為面前這個獨自抵抗並壓制住龐大怨氣的少女幽靈感到相當的不捨。 「是阿…鍊金師們都變了…不再像從前那樣為了大眾的利益為前提了…」 薇薇安的表情相當的沒落,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內心深處的深沉悲傷。 「不說這些了,要不要聽一個大消息阿?」 「什麼消息?」薇薇安偏過頭,似乎沒有想到我會反過來吊她的胃口。 「當然是跟你父親有關係囉~想知道嗎?」我故做神秘的說。 「告訴我,拜託你…」薇薇安突然之間變得相當的激動,這樣的反應著實出乎我的意料。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自從『那個事件』之後,這對父女就算是永遠的別離了。況且,我本來也就沒有打算隱瞞她的意思。 「其實,當時你的父親已經被控制了,而控制他的人就是…」 夕陽下,薇薇安依舊獨自眺望著遠方。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與憎恨。 如果不是那個人,提達尼號便不會墜毀,也不會產生諸多的怨靈。 如果不是那個人,颶風盆地絕對不是現在的光景,一定會更加的繁榮與熱鬧。 如果不是那個人,那麼薇薇安也不用自我犧牲,現在一定能很快樂的生活著。 這一切都是那個人所引起的,所以我會去和那個傢伙做個了斷。 這不僅是為了幫助薇薇安,也是為了貫徹我自己心中的絕對正義。 雖然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這個決定,將會讓我陷入幾乎致命的絕對危機之中…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