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10)

烏克蘭山脈 位於芙蕾雅南端半島的地標山脈,覆蓋了維諾亞區域與首都之間的道路 在這座高聳入雲的山脈頂端,有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小村落 從村落北方的斷崖上,能清楚的鳥瞰整個法蘭首都 沒有人知道這個村落是在何時、由何人所建立 也沒有任何學者試著去研究有關的傳說或考證 一切彷彿是個刻意被是人所遺忘般的沈靜,而且沒有任何人反對 在小村落的中心,有一棟顯得特別豪華的屋子 與附近簡單樸素的房屋相比之下,更突顯出住在內部的人的身份不凡 但是 重點無關這棟房子的架構是否豪華,而是存在於這棟房子內部的神秘據點 在碩大的地下室空間裡,斗大的『嵐』字刻印其上 令人聞知色變的殺手集團圖騰就這麼大剌剌的刻印在地下室的地面上 若你仔細地觀察,你會發現 經過此地的每個人都會刻意的繞過圖騰,似乎踩踏到就會發生什麼意外似的 「刺客真是個充滿迷信的職業」 梅茲笑了笑,跟著煉的步伐繞過了斗大的嵐字走進會議廳之中 時間回到三十分鐘之前,法蘭首都,南門哨站 梅茲與名為希爾的士兵產生了肢體衝突,雖然是這麼說 但事實上梅茲根本沒有還手的意思,只是任憑希爾單方面的毆打自己 就在希爾要讓梅茲以鮮血弔祭遭其殺死的同伴之時 自稱一直跟隨著梅茲的暗殺者‧煉介入了戰局 煉用擅長的施毒戰法 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迅速麻痺了希爾的神經系統,並帶走了梅茲 「然後就馬上被拖回這個嚴肅的鬼地方…」梅茲輕聲的低估著 就在這個時刻,煉推開了一扇素色的木門 在木門背後的房間裡,有一張十分寬敞的大型方桌,在方桌的周邊有著十個座位 其中八個座位已經坐上了人,微量的燭光佇立於方桌中間,顯得十分陰暗 煉與梅茲一語不發的坐上的屬於自己的位置 直到確定後來的兩人已經就坐,坐在尊位的人才正式站起來發言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就報告一下最新的進度吧」尊座者說道「就由右至左來報告吧」 「任務進行得十分順利,已經殺掉目標了」第一個人說 「目前已經滲透黑暗醫生公會了,正在設法取得阿魯巴斯的信任」第二個人說 「任務成功,『北陣』已經劃下了鮮血的圖章」第三個人說 「任務失敗,沒有任何有關『傳承』的情報」第四個人說 「驅離了不少想到這裡來尋寶的冒險者,目前正積極調查流言的來源」第五個人說 「『牙』並沒有奇怪的舉動」第六個人,煉說出了他的報告 這樣的報告辭讓梅茲心頭一震,以致於沒有聽清楚後來的幾個人的報告內容 (原來…自己早就被監視了阿…) 梅茲苦笑著接受這個事實,也等著被點名的時刻 就在第九個人報告完畢之後,尊者靜靜的看著面的的九個人 「看來,似乎是有必要檢討一下…」尊者說 「關於『傳承的事情,請容許我做出解釋,我…」」 梅茲感覺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因為任務失敗的似乎就僅自己一人而已 先認錯比什麼都要來的好,所以沒等尊者說完,梅茲便率先開口 「我有說要討論你的事情麼?」尊者看著梅茲,眼神充滿了霸氣 「不…失禮了…」梅茲噤口,慢慢的坐了下來 「鷹…你滲透的速度太慢了,希望你能盡快取得在黑暗醫師公會的發言權」尊者看著第二個發言人,否決了其所認定的任務成功 「煉,假如要你去劃下鮮血的紋樣,你需要多少時間?」 「從到達開始算起,給我一天就足夠了」煉。 「那就一天吧,從收到兇單的那一刻開始算起,有問題?」 「…」煉沒有說話 通常只要遇到需使用『嗯』、『是』之類的回答時,他會選擇沈默 而他的沈默,就是他接下了這張兇單,或這個任務 反觀雖然尊者使用的是疑問句,但在口氣上卻是明顯的肯定句型 充分的表達出『你若有問題,我會在這裡直接把你砍了』的氣魄 兩個都不是普通人,從這裡可以看出倪端 「最後…梅茲…」 「有關傳承,我已經派人找到了,你的任務是殺了持有者,並將傳承帶回來,如何?」 尊者看著承認失敗的暗殺者,露出了猶如剃刀班的微笑 「沒有問題,這次我不會再失敗了」梅茲回答,不敢正視尊者的眼睛 「那就去吧!持有者的名字是卡南‧黛拉柏旱!」 黛拉…柏旱…?! 梅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姓氏跟那名自己所思慕的少女一模一樣… 不會的,她不可能跟傳承捨上關係 梅茲壓抑住心中的不安,離開了嵐的所在地,前往兇單的指定地點--法蘭首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