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5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9)

暗殺者靜靜的看著這個將自己逼近死胡同的士兵 士兵看起來將當的年輕,年齡絕對在二十歲左右而已 雖然年輕,但是在氣質上面卻顯得十分的成熟 那不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出現的成熟度 反而像是突然被丟出家門,凡是都得靠自己想辦法的獨立性格 這樣的性格搭配著身上那陌生的感覺 年輕的士兵簡直就像外星人一般的存在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梅茲問。 「你為什麼要殺害他們?」士兵沒有回答的意思,反而丟出了另一個尖銳的質詢 為什麼要殺他們… 是阿…他們根本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為何會突然性起殺意? 梅茲皺眉,思考著這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也思考著自己早就計畫的結局 「你合不直接殺了我?」梅茲冷冷的說,像是只會照稿唸辭的三流演員 「你以為我不敢真的刺下去嗎?」 「殺人沒那麼好玩,也是需要勇氣的…」 「那你做好被殺的覺悟了嗎?」 梅茲點點頭 槍尖刺穿了暗殺者的皮膚,在脖子上留下血痕 「結果…我還是沒有遇到她…」小小聲的呢喃著 梅茲放棄了反抗的機會,也不想反抗 閉上眼睛等著槍尖貫穿自己的咽喉,為他這被人操弄的人生畫下句點 槍尖貫穿了喉嚨,破壞了氣管,暗殺者就在一遍的血腥中停止了呼吸… 本來應該這樣的發展,卻在這一刻出現了所謂的變數 細細的銀針劃過了空氣,直接穿進了士兵的脖子 噹啷!銀色的長槍脫離了士兵的掌握,掉落在地面 年輕士兵像是被電到一般,緩緩的倒在地上,臉上滿滿的疑惑 假如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著死神,那麼現在出現在士兵身後的「人」應該當之無愧 穿著與梅茲一模一樣的黑色裝束,但是眼神卻如同深淵般的深遂 「你是…?」年輕士兵的神經系統遭造了麻痺,只能無力的看著這個無聲無息出現在其身後的人 「煉…我的代號」暗殺者說出了自己的名子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呢?」 相較於年輕士兵的驚慌,梅茲對於後來介入者似乎比較在意「為何能找到自己」這件事 「我從一開始就跟著你了…」煉 「從一開始…!?」梅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雖然自己不會是刺客中的佼佼者,但也不可能被跟蹤那麼久都沒有察覺的散漫 煉不是很強可以形容,他根本是太可怕了 「走吧…你根本沒有受到致命傷…」 煉完全無視於被自己的神經毒麻痺的士兵,態度傲慢到了極點 「慢著…」年輕士兵幾乎是耗盡力氣的大叫「你們…你們到底是…?」 「我記得…你的名子是希爾對吧?」煉停下的腳步 「知道太多只是讓自己提早踏入棺材而已,希望你記得這句話」 煉架起了梅茲,一步步的往烏克蘭走去 看著逐漸模糊的兩個人影,士兵在心裡默默地發誓 無法親手為死去的同伴復仇,讓希爾流下的悔恨的淚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