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8)

風雪漸小,夜,也在時光的流轉中逐漸褪去 梅茲靜靜的蹲在樹梢上,看著法蘭首都的南方哨站 遠方再次地傳來了大聖堂的鐘聲,又到了衛兵換哨的時刻了 暗殺者的眼睛瞇成一條細細的線,盯著即將離開的衛兵 即將離開的衛兵看起來相當的年輕 雖然因為大夜哨的關係顯得相當疲倦,但仍然沒有鬆懈下來 事實上, 年輕的士兵在站哨的期間不只一次地轉頭望向暗殺者藏匿的樹叢 假如僅是一、兩次的轉頭是巧合 那麼轉頭八次就絕對不是笑笑就能混過的了 (這傢伙...十分的不簡單呢) 暗殺者毫不吝嗇的給予對方缺乏誠意的高度評價 「或許我能撂倒那個傢伙,但相對的代價一定不小」梅茲在事後曾經在私下這麼表示 身為一名武人 梅茲不願意承認自己可能會輸給年輕士兵的可能 但也不會因為過度的自負而高估自己的實力 殺人可以失手,但是絕對不能逃不掉 所以梅茲相當乾脆的放棄了狙殺年輕士兵的所有機會 對一個刺客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耐心,冷靜的去分析刺殺行動中的所有變數 風阻、氣候、時間是不可或缺的鐵三角,從這些看似平凡的數據中去尋找目標的脆弱點 因為暗殺行動通常只有一次機會,失敗了 刺殺的困難度會以等比級數成長,這對刺客而言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衛兵交接 相較於年輕的士兵,在來的兩人顯然平庸很多 時間是凌晨三點四十五分,是人體最疲憊的時刻 寒冷的氣候不斷的消磨士兵的體力,正巧的與時間點上進行相輔加成 又接近換哨的時間了,士兵的體力逐漸顯得衰弱,集中力也顯得放鬆 安逸,是邁向死亡的第一步 凌晨三點四十七分,死神降臨 沒有任何聲響的突襲獲得了良好的效果 黑色的刀刃隱沒在空中,悄悄的吹熄了其中一名哨兵的生命 悶沉的撞擊聲吸引了另一名士兵的注意 但映入眼前的是同伴失去首級的身體 「約翰!」士兵大聲地呼喊同伴的名子,可惜約翰在也無法回答了 僅存的士兵伸出手想拉下警報裝置 但他的動作在一秒內遭到否決,看不見的敵人斬下了士兵的雙手 淒黑的死亡之風再次的吹熄了士兵的生命之火 歷時三十秒,完全一面倒的戰局 假如法蘭居民看到這個情況想必會對首都的安全失去信心 暗殺者以祈禱的手勢弔念著與他素昧生平的無辜哨兵 並自腰際間抽出白布,擦拭著沾染了血跡的長劍 「你這個偽善的傢伙!」 銀光穿透了空氣,比聲音還要更快的攻擊在瞬間欺近了梅茲並將他整個打飛了出去 假若不是下意識的往後跳躍減緩衝擊力,那梅資的身體可能會在剛剛遭到銀白色的槍尖貫穿 暗殺者迅速的自地上翻跳而起 但銀色的長槍卻早以抵住了暗殺者的咽喉,絲毫不給予任何反擊的機會 突襲梅茲的人是剛剛那名年輕的士兵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這傢伙...不簡單)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