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7)

神鎚之戰 後代的歷史學家們這麼稱呼這場慘烈的戰爭 十二子神之一的軍神‧李貝留斯背叛了神界,將不該現於人世的戰鬥技術給帶到人間 在軍神的名字下,人與人的戰爭變的異常慘烈 人類...要滅亡了麼... 這個想法貫穿在所有人的腦海,迴繞在每個人的耳際 就在戰爭陷入膠著,民不聊生之際 有一個男人打破了戰爭的局勢,以無法估計的速度突破了軍神的防線 帶領著人類遠征軍來到軍神的面前 男人的名字是里雍 憑藉著滅神劍‧諸神黃昏的力量,里雍軍突破了困境 將軍神重新封印於六曜之塔,這場人類與神的衝突正式告一段落 在戰爭已經遠去的現在,處於安樂的人類又開始出現了不安分 他們探索著里雍與諸神黃昏之間那似有似無的關係 有人說諸神黃昏是主神‧阿爾法傑所給予的 只有當世界的平衡瀕臨崩壞之時才會再次現身 抑有人認為,諸神黃昏是被軍神封印於聖昭之中,壓制受阻咒一族的結界 里雍拔出了結界中樞,才導致平衡的崩壞 但最廣為人們所接受的說法是,里雍得到了『瞳』的力量 傳說中,擁有『瞳』的人,可以看穿真實,洞察到世界上所有的變數 就在傳說開始謠傳之時,人們也讓這樣不知該如何稱呼的寶物具備了意義 如同能與魔王進行直線連接,發揮至高魔法境界的黑色印記 這項只出現在傳聞中的物品被以黎明福音之名稱呼 賽彌雅之瞳,人們這麼稱呼這項無法證明其是否真實存在的物品... 「也因此...」酒保滔滔不絕的說著長篇大論,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男人眼神中的不耐煩 「夠了!」酒杯被大力的放上吧台,發出了聲響 很顯然男人的耐性已經到了一個極限 「你說的東西連八歲小孩都知道,這算哪門子的情報?」 男人恨恨的說,並轉過身準備離去 「等等!你還沒給錢欸!」酒保大聲的叫住男人 在生命與金錢的天平上,酒保選擇了前者 也或許是他認為男人不會在公開場合進行什麼激烈舉動所致 「我並沒有得到我想要的情報,還是你認為那篇床編故事很值錢?」 男子慢慢的走向大門,絲毫沒有轉過頭的意思 「那你也該付酒錢吧!?」 酒保用力的拍打吧台,借著憤怒來讓自己忘了害怕 對於酒保的發言,男子轉過頭看著吧台 「我沒喝」 語氣平穩,就像看著稿紙念台詞的三流演員一般 男人的語言裡沒有任何情緒的因子存在 「可惡!你是來找碴的嗎?」 酒保一邊怒吼一邊跳出櫃臺,臉孔登時變的猙獰不已 幾個客人搶先一步的堵住大門,以充滿惡意的眼光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他們原本就是酒店的常客,也是靠著霸凌他人過活的惡棍 「外地來的白癡,想鬧事是吧?」 惡棍們憑藉著人數上的優勢,大聲地喊出淺顯易懂的威脅台詞 「哼!想爽花樣的話,你可找錯地方了」 酒保得意的捲起袖子,似乎在估計眼前的這個『錢包』大概有多少價值 卻只見男子只是很無聊似的搔了搔後腦勺,更加深了眾人的怒氣 「一分鐘應該就夠了吧」細碎的言語被嘈雜的酒吧聲覆蓋,男子慢慢的走回吧台 一道銀光切開了昏暗的空間,領著惡棍的酒保腦袋也順著銀光離開了頸子 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揚,猛烈的劍勢往前一甩,射向惡棍們盤據的大門 三十秒,酒吧裡已經沒有任何的聲響,一切回歸到深夜之中應有的寧靜 男子撕下已經無法回話者的衣角擦拭著長劍 眼神相當的清澈,殺人,卻十分的冷靜,如同捏死螞蟻那般的冷漠 「我的名字是『劍』,帶著我的名字下地獄去吧...」 男子轉身離開沈默的酒吧,繼續向北方前進 雪,似乎又大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