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5)

一步步的走向維諾亞村莊 以方位來說,這無疑是與法蘭完全的反方向,繼續的向前走,我並沒有回頭的意思 走進村莊,小朋友們很開心的向我奔來,希望我能陪伴他們玩遊戲 捉迷藏其實是個非常簡單的遊戲,一個自願或非自願的人當鬼,其他人則盡可能的躲藏起來 只要能在鬼發現你之前將放置在樹下罐子踢倒,那麼就贏了 在我當鬼的時候,我只需要感受能量的波動,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將他們找出來 相反的,我則會將自身的身影與氣息完全融入四周,然後大搖大擺的去把罐子踢翻 融影術—影這著稱呼這項由他傳授予我的奧義,將自身的所有氣息融入四周,讓對方感受不到屬於你的任何波動,或許對方還是有機會能發現融影的存在,不過那需要的敏銳度已經超過了人類的極限 在他們眼中,或許會陪他們捉迷藏的我是個善良大哥哥的存在 可惜的是,在一身漆黑服裝之下的我,是個渾身沾滿了飽受怨氣的血液,背負著無數人的詛咒與怨恨的殺手 『今天不行,因為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拒絕了小孩子的邀請,看到他們沒落的眼神也讓我感到不忍 不過這種情緒在我心中只存在不到一秒,就像我先前所說的,懦弱情緒的累積,會使殺手膽怯,一個不敢殺人的殺手,比農夫還沒有價值 通過了市民廣場與捉迷藏的大樹,映入眼前的,是一棟有著紅色屋頂的民宅 站在民宅的大門口,我抬起右手輕輕地敲門,心跳感覺比手刃敵人的時候還要快,真是矛盾 沒人應門… 就在我失望的準備離開的時候,桃木製的大門被打開,傳來了與地面相互摩擦的聲音 開門的是一個有著波浪長髮的婦女,年紀並不大,她的名子是安丹 『阿,原來是梅茲你來了阿,別客氣,快進來隨便坐』 安丹依舊很熱情,面對這樣的熱情,我依舊感到渾身不自在 安丹是個非常美麗的女性,而且她總是給我一種親和感,那種感覺就很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但是卻又比朋友更為親近,我跟她第一次碰面,是在兩個星期前,在亞留特村莊的南方墓園裡,我在那裡遇到了安丹,她一個人靜靜的整理一個沒有任何文字與圖形的小墳墓 『為什麼這個墓碑沒有任何的文字呢?』過度的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這是影跟我說過的話,但是我覺得我不是貓,所以我體內那充滿好奇心的細胞一旦開始雀躍,我就會隨著它起舞,而不會刻意的去壓抑它 『因為我不認為他死了…』柔和的女性嗓音充滿了哀傷,四周的氣氛似乎也隨之沉靜 『這個石碑是為了紀念我的孩子,雖然他不在了,但是我知道他還活著…』似乎發現了我的疑惑,女子靜靜的解釋著 『不在…那不就是死了嗎?』 『不在的定義有很多種,我的孩子是被一個不知名的人帶走了…』 突然的一陣強風,使我無法聽清楚接下來的話,似乎有某種力量故意讓我無法得之接下來的內容,但是在隱約中,我聽到了什麼魯斯的名子 『要不要我幫你尋找孩子呢?』該死,說話不經大腦的,在聽完她與孩子的故事後,我居然提出這根本不可能的任務 『呃…這個…不會不好意思嗎?』還好,看來她對於我大方的發言動機產生了疑慮 『不要緊,我是個冒險者,冒險者比較容易得到一些小道消息,或許有機會得到有關你的孩子的情報』 基於說出的話不能收回,收回的話似乎氣氛也會很尷尬,努力絞動腦袋後,我終於想出比較好的說法,跟影相處久了,過度裝飾的謊言似乎也能說的比較溜,泡在香水裡的牛糞也會香,俗話果真沒錯 找尋密傳的任務還沒有著落,又攬了一個麻煩的任務上身,我真的是個天下第一的大白痴,真希望有什麼秘術可以在瞬間挖一個大洞讓我跳下去… 『能讓我知道你的名子嗎…』 轉過身離開,一個熟悉的嗓音迴絆在我的耳際,這個聲音,我有印象… 『梅茲…我的名子』 本來想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但是接下來的一段話,卻讓我停下了腳步 『假如我的孩子還在,他應該也那麼大了…』 強風貫穿了我跟她之間,呼嘯的風聲讓我聽不清楚她所說的話 順著風起跳,我離開了亞留特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