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4)

『你遲到了。』影對著我說 回到了烏克蘭,我發現影正倚靠著村莊入口的鳥居 『對不起……』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因為他的眼神不太像正常人一樣充滿光澤,而是像一個沒有底的深遂一般,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氣從他的眼神中就可以很明顯的透露出來 影是目前唯一會操縱殺氣的人 在組織有個流傳,影之所以會操縱殺氣是因為他得到了所謂的密傳 不過身為當事人的他似乎毫不在意這個說法就是了 『除了表面,在傳承中有著真相中的另一個真相…』 『嗄?』毫無相關地,影不斷喃喃自語的走回家,對於我的疑問句型完全視而不見 『在經過長久以來的隱居,嵐,似乎被人們給遺忘了,在無知與安逸的生活中,嵐也已經喪失了該有的戰力以及尊嚴』影坐了下來,並且遞給我一杯茶,他的舉動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的等級已經到達了好比早上你在散步的時候看到一匹馬用兩隻腳在跑步,還會跟你打招呼說「嗨!今天的天氣真不錯」一樣,簡直可疑到了極點 『唔…你沒發燒吧…?』當然,我不可能說出這種無理的話,不然我可能會在一瞬間被撂倒 『但是,在嵐的傳承中,自古就流傳著秘術,當然也只有歷代稱的影或稱之為陰的人物才有辦法領悟。我認為那個秘術藏著足以顛覆嵐之一族現況的關鍵。』無視我的訝異,影自顧自的說著 任務的內容只會說一次,假如沒聽到重點,那就用一根肋骨的斷裂來交換 『那麼,記述著秘術的卷軸在哪呢?』我端了起來聞一聞,茶裡傳來了一陣陣薄荷的香氣,讓人感到神魂顛倒,對於影所說的事情,我提出了疑問,同時順手把茶倒在身後的一顆大樹旁。 『有人說在隱居後的長老認為不該讓擁有顛覆嵐的物品繼續留著,所以燒掉了。但是我認為應該是被藏到某個地方,並且受到嚴密的保護。』影瞇起眼睛看著地上,此時有許多的枯葉飄到我身上。 『我曾經有潛進長老家,發現長老長久以來一直在跟某個人作書信的往來,但是內容則是以前戰亂時期的時候使用的古文字,我根本無法解讀。』影放開了手,讓杯子順著引力掉落地面,隨著玻璃的破碎,草皮散出一陣濃煙,而那陣煙還夾雜著刺鼻的惡臭,使我不得不捏起鼻子。 『以前有聽說過這種特定文字只有忍寵才有辦法閱讀,為了給予忍寵正確的行動指令,因此才研發出這種魔族也能看的懂的文字。但是如果要請部屋的守門者來翻譯又有事蹟敗露的風險…』影又再次地開始自言自語,很難得看到他的話那麼多,看來今夜如果沒有下雪,大概就會是大雷雨了 『那你認為會是誰把密卷藏起來的?』 我好奇的問,此時我後面的樹被那杯很像茶的液體給腐蝕的差不多了,一種像燃燒不完全的味道自身後傳來,讓我感到有點噁心 『不……我還不知道是誰,唯一知道的是,他的代號是「夢魘」,而且,他目前住在法蘭的北方』影眼睛瞇的更細,有那一瞬間我感到意識被一種不知名的物體所入侵,而且正在讀取我的記憶,但是這種感覺很快的便消失了 心美——! 突然地,腦海中想起今天早上的際遇,不知道為何,我心中充滿著忐忑與不安。仔細一看,心美的輪廓似乎跟影有點相似…? 『所以說這是我下個任務?』咿的一聲,我後方的樹終於倒了下來,被腐蝕的地方還發出陣陣濃煙,原本茂密的樹木在五分鐘內完全的枯萎倒塌,還好我並沒有被那薄荷的味道蒙蔽了判斷,不然現在倒下的應該就是我了 『不然你認為我訓練你是為了什麼?』影丟下這一句話,留下我在原地,便自顧自的轉身走了 這傢伙果然除了任務跟特訓外的事情完全都不提啊…… 找回遺失的密傳卷軸…這是影刻在我腦海中的文字 我的記憶就像一張白紙,但不是一張全新的白紙,因為它一段時間就會被抹去,然後重新撰寫我的記憶 我是誰…? 時間不知道經過幾年了,我到現在沒有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