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罪神‧不會消失的罪(3)

自身後抽出黑色的短劍,慢慢的走近目標 假如要將其反應用文字來表達,那最簡單的詞彙應該就是恐懼了吧 『我的名子是梅茲…帶著這個名子投胎去吧…』 隨著刀刃的插進與抽出,溫熱的血液灑滿了四周顯得一遍殷紅,漆黑的刀刃上也沾滿了血腥 接受委託,尋找目標然後將他殺害,以文子來敘述就是這麼簡單 但實際上是很困難的,撇開那些不太警覺的警衛,最難熬的應該就是良心的譴責吧… 他是誰?為什麼我要殺害他? 每當我提出這這問題,影都只是冷笑著沒有回答 不然就是丟出「並非凡事都有為什麼」…等等類似啞謎的答案 聽說這種情況被稱為殺手的憂鬱,那麼,我在憂鬱什麼呢? 憂鬱我與被害者的關係,還是憂心自己的靈魂能否得到救贖? 獨自一人坐在大聖堂的頂端看著日出 對著天空沉思,然後曾經的疑問又從被抹滅的記憶中甦醒 『我是誰?』對著晨曦大吼,希望上天能給我一個答案 廣場上爭奪飼料的白鴿因為被我的聲音所驚訝而紛紛起飛,呈現一種只會出現在油畫中的美感 不對!猛然發覺一件事情 立刻撐起身軀往廣場看去,一名少女站在廣場中央,柔順的長髮隨風飛揚 我不諱言的承認,在看到少女的瞬間,我的心跳確實漏了一拍 她有沒有發現我呢?假如有,我該怎麼辦? 嵐的行蹤是不能被知道的迷霧,被發現行蹤的殺手只有兩種選擇,一是將對方滅口,二是自盡 我開始緊張,而且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太大意了… 一想到自己在清晨的城市裡大聲吼叫的愚蠢行徑,懊惱的不知該如何收場 眼神一冷 一個殺手該做的,絕對不是自盡,而是將人封口… 『你看見我了…』 縱身一躍,猛然的出現在少女的面前,用三流混混的慣用語提高氣勢 『嗯』 異常冷靜的回答,是在虛張聲勢嗎? 『我的行蹤是不該被發現的…』 繼續保持冷漠的語氣,雖然我知道我的氣勢有被其動搖,但我仍然得繼續保持住 『呃…所以…你是要殺我嗎?』似乎發現了我隱藏的慌張,少女泯嘴一笑 『假如我的存在會讓您感到困擾,那麼您可以動手;因為這是宿命,所以我會欣然接受』 語氣十分的平穩,這並不是虛假的表現,而是真正存在的勇氣--至少我看的出這一點 『你不怕死嗎?』話才剛出口,我便發現自己所犯的錯誤 一個殺手不能表現出懦弱,因為懦弱的累積會讓自己膽怯,一個不敢殺人的殺手比農夫還沒有價值 農夫知道該如何照顧大地,但殺手只會利用破靴與馬蹄踐踏土壤 不敢殺人的殺手,最後只能成為落魄的盜賊,然後,被逮捕或被殺,死的毫無價值 『您不覺得您現在所說的,有點像是三流小說才會出現的對白嗎?』 眼神依舊剛毅,口氣依舊平靜,假如有路過的第三者發現我們兩人 說不定會把我們的立場給預設相反了,因為我感覺自己因為她的反應而感到非常慌張 真是個伶牙俐齒的丫頭… 苦笑,是我唯一能具體實現的動作,轉過身,我決定放過這個充滿剛毅與勇氣的纖細身軀 而且我覺得影也會這麼做,雖然這個假設成立的可能性很低 『先生,能讓我知道你的名子嗎?』 輕柔的聲音再次回盪在耳際,但我只是繼續的走,並不打算回頭 行蹤已經被發現了,名子可不能在流出去,不然絕對不是一死就能了之的事情了 說不定會連累這個女孩子的家人甚至波及到她的鄰居 但是,我卻很想知道是誰擁有那雙清澈的眼睛 眼神裡充滿的,是堅定與剛毅,還有絕不屈服的勇氣 『要知道別人的名子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吧?』 停下腳步,試著用影那些過度裝飾的對話 這種說話的方式總讓人覺得很彆扭,但是影似乎感到很自豪,或許這跟個人的特性有關吧 『心美,心美‧黛拉柏罕』 不加思索的,少女說出了她的名子,直接的性格讓我感到無所是從 『梅茲‧庫倫諾亞』 說出這個不被我自己承認的名子 翻過了老舊的城牆,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可笑,既然我不承認我是梅茲 那我為何會下意識的說出這個名子呢? 晨風劃過了法蘭北方的大聖堂,也讓我順著微風消失在少女的視線裡 心美… 在她那纖細的身軀裡,究竟有著多大的勇氣呢… 嘴角微微的上揚 我們一定會在見面的…心美‧黛拉柏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