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蒼紅淚序章‧叛神者(之三‧淚的視點)

這裡的魔物還真他媽的多… 從跟嘉雨進入翠谷山脈開始,我已經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的獠牙猿(一種魔獸,長的像猿猴,有著強力的下顎),明明已經刻意的在他們面前斬殺他們的同伴了,但他們仍舊緊跟著我們 「真是的,這個驅魔香根本沒有作用嘛」嘉雨緊跟在我後面,嘟著嘴發牢騷 驅魔香當然沒有用,獠牙猿是被控制的,假如我沒猜錯的話 即使是魔獸,也是會判斷彼此間的實力差距,不會有人在有鱷魚裡的沼澤裡游泳,也不會有人會在毒蛇前面跳舞,一樣的道理,要往前來赴死,還是要忍耐飢餓等待下一餐的來到,這個選擇題的答案淺顯易懂 圍繞在四周的獠牙猿之所以不斷的跟著我們,假如不是有把握能將我們撕碎,就是有著什麼理由讓他們無法離開,例如有什麼人或什麼力量驅使他們這麼做 手中的匕首沾滿了魔獸的鮮血,藍紫色的液體順著匕首邊緣滑落地面 同伴的死亡會造成憤怒,會讓魔獸更加凶殘也更具侵略性,但在造成憤怒的同時也會帶來恐懼 每當有同伴壓抑不了憤怒,衝向行兇者卻反遭斬殺的時候,憤怒會被壓抑,恐懼則會擴張 依照這種情況來看,理論上我們的行程會進行的非常順利 但阿修洛斯不會讓事情順利,就在我們認為一切都應該順逐的時候 一道銀光劃過了咽喉,在驚訝我應聲倒了下去--本應如此的發展,卻在一秒內出現了絕對性的變化,匕首擋住了由側方襲向脖子的鋼刀,發出了巨大的金屬撞擊聲 銀光的真面目是一把厚重的彎刀,持刀者訝異著我的靈敏,我也對持刀者的力量感到驚訝 假若這一刀是往嘉雨砍去,一定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殺傷力,想到這裡,我也不由得流出冷汗 由被動轉為主動,我以空出來的左手掏出另一把匕首揮向襲擊者 左手的匕首劃開了無人的空氣,在同一時間裡,右手的匕首又硬挨下了頗具威力的一擊 連續性的強迫格擋,讓我的右手發麻 對方是個擅長用刀的戰士… 劈、砍、壓、切,他所使用的每一個攻擊方式,幾乎都是針對匕首的劣勢而發 或許是因為長期在刀光劍影中的生活,只要短短的過招,我就能猜出對方的攻擊方式 雖然這並不會使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縮減多少,但面對使用刀劍的敵人,匕首就有基礎的劣勢 那就是防守的困難與兵器的長度 要扭轉這種劣勢的唯一方法,就是以攻為守,兵器長度的劣勢,能用縮短距離來彌補 攻擊距離是我的劣勢,但,相對的,我所擁有機動性的優勢 匕首的機動性比彎刀靈活許多,靈活度的差異讓擅長於肉搏戰的我有很好的發揮空間 刺擊、橫切、突刺、反推,高速的連續進攻加上刁鑽的攻擊位置,持刀的大漢被我逼的節節敗退 「喝!」 大漢子大吼一聲,使出了猛力的一道橫劈,這突然來的一擊的確是我沒料想到的 在完全閃躲不擊的情況下,我用匕首脆弱的劍身格擋,盡量降低這一擊的傷害 厚重的彎刀在重力加速度下,砍進了我的左手臂裡,同時也破壞了原本企圖用來充當盾牌的匕首 匕首的碎片飛散在我和他之間,右手的虎口也因為強大的壓力而併出血來 看來我太輕敵的… 看著左手臂那深可見骨的傷口,我暗自責怪自己的輕敵 鮮血順著手臂流到手脕,然後流至地面,僅是一次猛烈的反擊,我跟大漢的立場就完全反了過來 我的雙手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創傷,要在戰,力量不足,若要逃,傷勢又太重 「淚…!」嘉雨站在距離我們約三法拉(一法拉約零點八五公尺)的地方 不要過來! 我對著企圖跑過來的藥師大吼 現在想想,還好我剛剛有刻意將戰線拉離嘉雨所在的地方 不然我也沒聽過可以跟山賊對峙決鬥的藥師… 因為剛剛白熱化的戰鬥,大漢也是喘著大氣 雖然他身上滿是匕首造成的切割傷,但還不到影響戰鬥的地步 假如他想,他現在一定有辦法拿起彎刀將我砍成屍體 我提起還算靈活的右手,握住了蒼紅淚的尾端 這實在不是讓人愉快的事,沒想到簡單的採藥護算任務,會讓我被迫使用這把被詛咒的凶器 空氣產生撼動,在我和大漢之間,一股不協調感油然而生 蒼紅淚發出了渴血的悲鳴,一道屬於惡魔的耳語從心中開始盤據在腦中,令我不寒而慄 時光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和大漢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 不,應該說,我們都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可以一次撂倒對方的機會 風吹起了落葉,飄散在我們三個人之間 「小子!」大漢子解除了戰鬥時的殺氣,四周頓時輕鬆了不少 「我挺欣賞你了,找不到工作的話,要不要當我的副手?哈哈哈哈」 似乎是看到我仍然保持著戰鬥姿勢,大漢子率先的收起彎刀,表達了他沒有敵意了 雖然如此,但我仍然盡量的跟他保持約五法拉的距離,畢竟彎刀的出手速度比蒼紅淚還要快 我需要靠距離來爭取時間 「說吧,你們為何來這裡?假如沒事的話,就回去吧,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面對我的反應,大漢顯然不放在眼裡,對我們丟出問題後往地上吐了一口沫唾 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 有意思,這樣子讓我更想看看這傢伙的背後究竟藏了什麼 但是,這次顯然沒有辦法 依我現在的情況看來,我絕對沒辦法撂倒他 我們是來找東西的! 據實回答,雖然不是什麼可恥的事,但不知道為何就是讓我心裡有些不悅 「嗯?」大漢子眉毛抽動了一下,對於我的回答似乎感到不太滿意 奧特拉克爾之根,你知道這種東西嗎? 洩漏太多情報是不明智的,但我的直覺告訴我,眼前的這傢伙一定知道些什麼 「不知道,這裡沒有那種只存在於傳說裡的東西,前面就是我們的領域了,不想死就快滾吧」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他在聽到那繁瑣的名詞時,臉色的確是變了一下 不出我所料,這傢伙真的知道些什麼,看來想從他身上拿到情報,就必須再跟他打一架才行 「小子!」在大漢轉身離開後沒幾步,突然又轉身叫住我「你叫什麼名子?」 你在問別人的名子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子吧? 真是無聊的堅持,我再殺死委託的獵物時都會對將死的目標報出姓名 但是這一次我卻堅持要先知道對方的名子,或許是因為,我將他當成一個目標了吧 「沙霍克‧皮亞森」 淚‧村雨 「淚…嗎?我記住你了,下一次你若不是成為我的副手,就是變成屍塊了」 沙霍克留下簡短卻富有極度恐嚇意味的宣言,轉身變離開了 哼…他終於願意離開了 將背於身後的蒼紅淚卸下,我以蒼紅淚支撐整個身體的重量 全身的活力好像都隨著血液自傷口流了出去,身體越來越重 「淚…」嘉雨跑過來扶住了我的身體 你有沒有…止血的藥材? 雖然渾身是血的情況對我而言司空見慣 但是這一次的時間拖太久了,我不禁因為失血的問題感到頭昏 還沒等到嘉雨的回答,眼前一黑,我終於因為失血過多而倒了下去… 我,會死嗎? 我已經厭倦這種不是殺人就是被殺的生活了 嘉雨的叫喚聲在耳邊回繞,但是我已經沒有力氣能回答了 假如注定要死在大自然的懷裡,似乎…也不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