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蒼紅淚序章‧叛神者(之二)

風吹動落葉的聲音確實會影響我的知覺,但,這不影響我跟對方之間的實力差距 事實上 我只是一直坐著而已 閉著眼睛,讓身體融入環境之中,用身體去感覺附近的一切變化 這叫「融影」,是組織高階暗殺者通有的特殊技能,技術熟練的人,甚至可以將自身氣息完全融目陰影,在我的記憶中,只有一個人成功達到這個境界 那個人是卡洛恩 一個可以笑著殺人的殺人機器,這是我對他的唯一印象 一想到他,我背後那到傷疤似乎有開始隱隱作痛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武器與技巧 可以確定的是 面對那道能輕易咬碎盔甲的凶惡銀光 再堅硬的鎧甲也是形同虛無,如同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 回想起來,我依舊感到恐懼 思緒回到現實 一道寒風再次向我撲來,躲藏於黑暗中的傢伙似乎沒有耐性了,混雜著落葉,我嗅到淡淡的殺意 下一秒鐘,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現在我面前! 黑影完全不給我任何時間驚訝,一爪狠狠往我身上打過來,巨大的爪子穿過了無人的空氣,輕易地將一顆樹給打個粉碎 從對方的攻擊可以發現,他能夠無視於融影的發現我 假如我剛剛沒反應過來,我想,我的身體應該成了那個樹的墊背 藉著一瞬間的短距離跳躍,我和他之間的距離大約拉開了二法拉(一法拉約零點八五公尺),在這說長不短的距離裡,我看到對方的真面目 他是一隻熊,但,絕對不是普通的熊 普通的熊不可能一擊將一顆樹打個粉碎,也不可能輕易的發現躲藏於陰影之中的我 而且,從他的身上,我能感受到淡淡的妖氣,但,那並不純粹 是混血吧…應該是獸魔而已… 但即使是混血 獸魔仍舊擁有妖魔的血統,看穿黑暗與氣息對他們而言絕對不是難事 不過要是一般的冒險者遇到這類反應過敏的傢伙,應該是非常頭痛 黑熊再一次的像我撲了過來 面對敵人,就算是普通的野獸也不會貿然攻擊,面對獵物則反之 很明顯的,他並沒有將我視為敵人,而是視為晚餐 但,我已經不想再跟它玩下去了 卸下了背於身後的蒼紅淚,我以橫劈的姿勢握住蒼紅淚的尾端 每當我解開布巾,讓蒼紅淚出現的時候 四周的空氣都會產生異樣的共鳴,那是一種不調和的波動,一波一波的擴散於四周 (你想要…力量嗎…?) 心底不斷迴響的聲音隨著蒼紅淚的出現,似乎顯得更加刺耳且媚惑 那是屬於蒼紅淚的惡魔耳語 事實上,從我偷走它那一刻起 我無時無刻的被他的耳語所騷擾,無論白天黑夜 (我能給你無限的財富、至高的權利、無盡的疆界,只要你把身體給我…) 呵,他開出來的條件越來越誘人了 也難怪組織會將他封印再那個地方,因為他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近的惡魔 四周的空氣越來越讓人感到不舒服 蒼紅淚所帶來的壓力,不是可以簡單用言語訴說的 蒼紅淚閃耀著如通鮮血般光澤,吐露著渴血的氣息 空氣略顯沉重,再繼續上蒼紅淚囉唆下去,我很有可能會被他給洗腦 巨大目標的殺氣告訴我,他也相當的不耐煩了 很顯然的,他真的只是把我看成比較會逃跑的食物 融入陰影! 我再次將身體融入黑暗之中 雖然心裡明白,這種招式對於有著妖魔血統的獸魔根本沒用 但是…能成為誘餌 瞬殺波的威力是被距離給限制的 我不認為普通的風刃可以切開黑熊的外皮 這傢伙的防禦之高是獸魔內數一數二的 只有在近身肉搏的情況下,我才能發揮斬裂空間的最強威力 但我不能親自接近他,因為這傢伙是屬於反應過敏的獸魔 貿然的接近他,可能在出手前就會先被他痛扁一頓 所以,我只能用自身當作誘餌 獸魔果然衝過來了 機會只有一次,因為同樣的招式對於這型的獸魔沒有用 只要吃過一次虧,他就不會在上當,這是我最近的新發現 假如不是敵人,我真的挺欣賞他的 「我叫淚,淚‧村雨,帶著這個名子死去吧…」 蒼紅淚撕裂了空間,產生了一道詭異的裂痕 這道比任何武器都還銳利的衝擊波筆直的襲向黑熊 黑熊用手保護住前胸與頭部,試圖以它那過於堅硬的外皮擋下這一波的攻擊 依常理來看,牠做出了最正確且完美的選擇 可惜的是,他計算錯誤了 瞬殺波比最鋒利的剃刀還要鋒利,在這道凶惡的破壞圈內,萬物都將被埋葬掉 沒有任何哀鳴,獸魔倒了下去 蒼紅淚斬開了空間,同時也斬開了獸魔的生命 看著生命之火熄滅的獸魔,我心裡明白,蒼紅淚的力量又增強了 說不定有一天我真的會被他給控制,成為殺戮的傀儡 糟糕… 看著眼前這個大傢伙的屍體,我煩惱了起來… 我要怎麼把他帶回去阿… 從我成為冒險者開始 幾乎都是接下這類的差事(因為輕鬆的工作很快就會被搶光) 雖然不會危險,但處理獵物的後續動作就是我最大的困擾 像是逮捕通緝犯之類的差事,只要將他們打個半死不要死就行了(其實打死也行,只是會被扣賞金),但是像這種體重至少一百奧拉(一奧拉約等於零點八七公斤)的傢伙,處理起來實在不是什麼方便的事… 搔了搔頭,我抓起被截成兩半的黑熊上半身,一步一步的拖向冒險者工會分會的所在地—愛爾尼威 * * * 我一直待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究竟過了多久了呢…我不知道 只知道,從我把淚放走,回到教團的那一個晚上,我就關進了冷牢 就如它的名子一樣,冷牢的四周異樣的寒冷 我在這裡的生活,至少三個月了吧? 能活下來真是奇蹟,但是很明顯的,我的身體有些遲鈍,似乎沒有平常的靈活度 不過,我現在的情況,應該也不算平常 我很清楚放走淚的下場,我也不會後悔 假如我要完成我的計劃,那麼,淚就一定要活下去 所以我不會後悔,不然,就算找到了『星之痕』也沒用 細微的腳步聲打斷了我的思緒 在異常安靜的冷牢裡,些許的聲音都顯得相當大聲 從腳步聲的方向來感覺,似乎是往我這邊來的,真是奇怪 從我被關入冷牢,沒有任何人來看過我 因為,每個人都巴不得我早點死 正如影跟我說過的,這裡是殺手組織 高位階的人怕我會取代他們,所以希望我早點死 低位階的人希望能取帶我,所以也希望我早點死 我敢相信 從我被關入冷牢開始,一定常常有人在向神祈禱我的死亡 可惜,我比貓還韌命 咿~嗄~ 牢門被打開了,發出嘈雜的聲音 這是第一次在用餐時間外牢門被打開,外面的燭光略顯刺眼 在隱約中,我看到了一個人影 那個人穿著長袍,在他走進來之後門再次被關了起來 四周又再次回到了我熟悉的黑暗 在經過了約三秒鐘的適應時間,我清楚的看到了對方的臉 在寬大斗蓬下的,是一張略顯稚氣的娃娃臉 她的名字是法伊‧薩洛瑪,十賢者之中最年輕的女性 身負「權盃」之位階,有著「陣」的稱號 你是來嘲笑我,還是殺我的呢? 非常不客氣的,我直接對她丟出上面這一句話 「這是你對領導者說話的態度嗎?」她說 影告訴我,在這裡沒有所謂的上司下屬,只分敵人跟朋友,我和你的關係似乎沒有好到稱的上朋友吧? 「真是個不可愛的傢伙,算了,那個人要我放你出來,同時要你帶罪立功回來」 陣丟下一張卷軸,便轉身要離開牢房 那是一張紅色的卷軸,通常只有那個人下令時才會使用到 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會接到那個人下的指令,我該感到榮耀嗎? 雖然知道通常不會是什麼好事,但我還是拉開卷軸 等等! 我叫住了陣 「還有什麼事嗎?」 他要我去北方,找出深淵 「那很好阿!經過了冷牢的洗禮,你應該不會懼怕寒冬吧?」 這不是重點吧?假如我去北方,那麼天耀跟淚… 「天耀跟淚的事情,我會去處理」 是嗎… 那你想怎麼做?殺了淚嗎? 假如她回答肯定句型,拼了命我都會殺了她 我的計畫是不容許任何人干擾的 「要怎麼問由你決定,想不想回答則有我決定」笑一笑,法伊離開了牢房 深淵嗎? 真是個麻煩的指令,算了,雖然是在繞路,但總比一直被關在冷牢裡好 等等…該死,陣居模詏我的說話方式,算了,這不是什麼重點 回到房間 從床底下拿出藏起來的狩首刃和星之痕之一的「獨角獸」 我踏上的往北方的旅程… * * * 希蜜的身體非常不好 對她而言,病床旁邊的小窗戶就是她的世界 所以我每天都會來找她,告訴她我的冒險遊記 但,其實我心裡非常清楚 希蜜活不了了,這種沒見過的病例,總有一天會奪走希蜜的生命 奧特拉克爾之根,傳說中能治百病的神奇藥材 我每天在島上冒險、在冒險者工會懸賞、翻遍圖書館的所有書籍,就是為了找到它 「在翠谷山脈深處,我有看到類似你所畫的藥草」 冒險者工會帶來一個令我興奮的消息,這表示我有機會可以得到奧特拉克爾之根 雖然機率不高,我仍然願意去嘗試 但首先我要面對的問題,便是盤據翠谷山脈的獸魔和山賊團-金色鎖鏈 假如只有前者,那麼驅魔香可以應付 假如只有後者,那麼聘僱冒險者可以應付 但是兩者一起來的情況,危險性會用等比級數的方式上升,聘僱的費用也同時會暴增數十倍 明明知道目標物就在眼前,卻沒有辦法得到,這種感覺真的很差 我不想等了,因為就算我忍得住,我也無法確定希蜜能不能稱住 準備了大量的驅魔香和藥材,我決定自己出發前往翠谷山脈 不出所料 當我去冒險者工會申請入山許可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說我瘋了 也難怪,因為我也沒聽過能和獸魔搏鬥的藥師 但是我不能退縮,希蜜跟病魔纏鬥那麼的久,現在,我要來幫她了 背起大背包,我帥氣轉身走向工會大門 正當我在未剛剛的姿勢評分的時候,我馬上與另一個推門而進的人相撞在一起 不用說,那群冒險者自然是笑成一團 有時候想想,冒險者的品行實在是有待加強 「你還好吧?對不起啦」 摸了摸額頭,我開口對那個倒楣的冒險者說出缺乏誠意的道歉 「嘉雨…?」 「淚!」 歪打正著,我居然遇到了淚 他現在可以說是派翠西亞分部登記的最強冒險者! 當然,這也要感謝救他回來的我 即使是在危急時刻,人偶爾也要往自己臉上貼貼金 轉過身對其他冒險者扮個鬼臉,我用很嚴肅的表情抓住淚 「淚,快跟我來」 「啊?」 不給他詢問原因,也不給他時間考慮 我抓著淚的手,直接往翠谷山脈跑去 奧特拉克爾之根,這次,我一定要找到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