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言‧智語
關於部落格
我要飛 有夢就追 一種驕傲尊嚴的美
  • 9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蒼紅淚序章‧叛神者--卡洛恩之章

曾經,我常因為不平等的待遇而哭鬧,但下場只有打個半死而已 說不定,他們就是在故意的讓我哭鬧,這樣,就有理由好好的「管教」一番 所以,我一直笑,他們只會把我當成傻瓜,不會刻意的欺負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無論遇到什麼事,我的感情不再有波動, 開心的、悲傷的,我都只會微笑 我想不起來為什麼被趕出家門, 只記得,我被打到手腳好像都有骨折,被丟在路邊等死 在那個時候,我遇見了他 他當時穿著寬闊的灰色連帽斗篷,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長相,而且我也沒有餘力去看的更清楚 似乎是發現我在打量他,他走向躺在地上的我 「你似乎…快死了呢…?」 「廢話,我已經好幾天都沒吃東西了,雙手雙腳也沒辦法自由活動 」 當然,我不會真的把上面的話給說出來,況且,我也沒那個體力了 「你願意跟隨我嗎?」他說 「我會幫你治療手腳上的傷,教你謀生的能力,唯一的條件就是你將永遠的活在黑暗之中」 你是…惡魔嗎? 「惡魔?我是個人類,但在某些定義上,你能稱我為死神」 那麼,我要死了?因為你是死神… 「你這個死小鬼,很喜歡抓我的語病耶!如何,願不願意加入我們?」 雖然他用疑問句來問我,但是在我聽來,卻是「假若你不答應,我會順便把你給宰了,反正你也快死了」的肯定句型 經過了三秒的思考,我覺得,跟著他走,也許不壞吧 「好吧,我加入…」 我正式加入了教團,不,說教團似乎怪怪的,因為,這裡每個人都是殺手 以紅、橙、黃、綠、藍、靛、紫、黑、灰、銀,共分成十個單位, 十個單位的領導人被稱為「十賢者」,由他們決定教團的動向,暗殺委託的接洽…等 其中,灰色單位的領導人,就是他 在教團裡,名字是不重要的 每個人都有專屬於他的代號,在我目前有限的知識裡,他似乎被稱為「影」 我跟著他,涉獵各種知識,同時也不斷的訓練及開發我的戰鬥本能 他曾經說過,在教團裡的鐵律,就是「弱肉強食」 殺手組織不是軍隊 底下的人,並沒有服從十賢者的義務(當然,前提條件是你要有足以匹配十賢者的實力) 想在教團裡活著,就是不斷的修練自己,不斷的保護自己不要被同僚暗殺 在教團裡,有著各式各樣的人,也有各種武器 其中,我最熟練的,就是細刃擲刀,也是他教我的第一樣武器 擲刀的外型就像小型匕首一樣,刀刃部分則是純粹的黑色,有時在握柄部分會綁上細線,以便在特殊場合回收凶器,是相當適合暗殺的武器,同時也是最難學習的武器之一 而我熟練的第二樣武器,是在他喪命後的隔年,在他房裡發現的 那是一種奇怪的雙刀,其中一把很像一般的短劍,但是在握柄的後端還有短錐 另一把則是彎曲弧度相當大的彎刀,跟雙刀放在一起的,是一封他留下來的信 信中簡略的寫著這種武器的用法,還有他要留給我的話 根據信上所寫,這種武器,名字是狩首刃,假若他還活著,他本來要在我二十歲那年教我這種他自創的武器 我知道他是怎麼喪命的, 就如他所說,這裡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不是殺人,就是被殺 在他倒下後,取代他穿上灰袍的人,就是我的敵人 那個人的名子是羅德邦司‧薩爾尼斯 我一定要打倒的對手,無論如何 修練沒有人懂得武器真的很痛苦,尤其是這種左右手都不搭嘎的武器 右手短劍的劍刃朝內,根本無法傷人,反向的短錐,又用途不明 左手的彎刀彎曲幅度太大,也很難揮刀殺敵 在我修煉這種武器的第三年,淚加入了教團,成為第九階級的暗殺者(教團的刺客分九階,階級數越小就代表越強) 同年,他取代了綠袍的持有人,成為十賢者之一 這種事情在這裡並不奇怪,同僚的消失與汰換並不影響組織的運作 事實上,我在這裡不過八年,十賢者就不知道換過多少人了 從領導人的角度來看,說不定這是讓組織變強的方法(因為你想升階所面對的對手越來越強) 淚他所使用的是一種更怪的武器 - 十字架 不,與其說他用十字架殺敵,不如說他是用「風」在殺人 這真是一種詭異的技巧,在我和他第一次對擂的時候真的嚇了一跳 空間,是被斬開的 在我加入教團的第九年,淚偷走了教團的聖寶-蒼紅淚 連一向穩重的紅袍武帝都不禁皺起眉頭,可見蒼紅淚對於教團的重要性 在這種背景下,我被派去追回蒼紅淚並且殺了背叛者 我和淚這樣纏鬥了三個月, 在纏鬥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教團的矛盾與可疑之處 我不了解淚背叛教團的原因,但我知道,教團裡有太多的秘密 我想要了解真相,所以我將淚困在特里瓦拉森林裡 不論任何方法,我都要知道教團高層的秘密,曾經身為綠袍,他知道的,一定比我更多 這算是我和淚的第二次對擂,身為十賢者之一,他變得更強了 每當揮舞十字架的瞬間,空間便會產生一道裂痕 瞬殺波,他是這麼稱呼這個招式 在這段遭到斬開的空間裂痕裡,所有的生物都將被埋葬 是種詭異且凶狠的殺人技巧 但是這次我也有著秘密武器-影留下來的狩首刃 經過了四年的時光,我終於領悟了狩首刃在戰鬥中的定位-破壞盔甲 在彎刀與短錐的完美配合下,所有的盔甲如同紙糊的一般 影留下的,是為了彌補擲刀缺陷的武器 狩首刃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只能近身搏鬥吧? 面對能斬開空間的對手,近身搏鬥毫無疑問的,根本是自殺的代名詞 但也無可奈何,無論有意或無意的,淚所穿著的鎖子甲,確實能有效的防禦擲刀的狙殺 鎖子甲保護不了的要害,只有頭部,三個月來我總共對他頭部狙殺了一百八十六次 其中,只有二十七隻飛刀有勉強擦過 雖然有淬過毒,但身為暗殺者的一員,多少對於毒物都有抗性 要用毒素殺害他,不如教猴子爬樹還比較快 皎潔的月光照耀在我和淚之間 如同他看到狩首刃時的驚訝,我第一次看到蒼紅淚的真正模樣 那是一把如同斬馬刀的十字架,有著如同鮮血班的鮮紅底色,搭配著妖異的綠光 空氣的波動似乎隨著蒼紅淚的出現而產生共鳴 『亡者的悲鳴,蒼紅淚殺害的敵兵,靈魂將永遠被蒼紅淚所佔據,沒有安息的的來臨…』 突然想到教團裡流傳的一首歌,歌詞裡說明著我現在的不調和感 媽的,在這個時候想起這首歌,戰意都快被消磨光了 看穿了我長達一點五秒的分心,淚在第一時間裡對我揮出了瞬殺波 與以往的瞬殺波不同,由蒼紅淚所斬裂的空間,似乎傳來淡淡的血腥味 瞬殺波劃開了空間,夾雜著看不見的血腥味筆直的向我撲來 假如說瞬殺波有致命的缺點,那大概就是只能直線攻擊吧 但是這次我有著一點五秒的劣勢,根本來不及閃躲 我利用狩首刃架起了防禦的攻擊圈,衷心的希望能在這空間斬裂下倖存 空氣再次產生撼動,在瞬殺波在與劍刃接觸的瞬間,劍刃劃開了血色的真空刀 被重新注入空氣的瞬殺波化為小小的氣旋 比起碰巧而活命的我,他顯然較為震驚 (這是唯一的機會…) 我不會再放過這唯一的機會了 融入陰影! 我將身體完全融入於黑夜之中,利用肉眼法捕捉的速度在以淚為中心的兩百希里(一希里約零點九公分)內範圍不斷的高速移動,每經過淚一次便施予一次斬擊,完全無法閃躲也無法迴避的攻擊,瞬間將體術發揮到極限的最強奧義-月夜‧斬光勢! 這是影教給我最後的技巧,每次使用這招,都是在提醒自己,要打倒灰袍,要為影報仇 羅德邦司已經擔任灰袍四年了,夠久了,我一定會殺了他 鐵與鐵相撞的聲音與震動喚回了我的心思,蒼紅淚架住了足以令他致命的一劍 這一個分心真是要命,淚沒倒下去! 而我的體力在斬光勢的消耗下已經幾乎透支了 說不定在計畫實行前,我就會被他給殺了 這次不能再留情也不能分心了 喝~啊啊啊! 在以零為單位的秒數裡 狩首刃劃出了詭異且致命的銀色閃光 在銀色的破壞圈線上所有的有形物品都將遭到咬碎 銀色閃光咬碎了盔甲、肌肉與骨骼 在這種堪稱致命的破壞攻擊下,淚,終於倒下去了 在長年的研究之下,我已經能拿捏狩首刃傷人的程度 雖然在行動上會有所困難,但,只不過是暫時的 我不能殺了淚,至少現在不能 因為我還需要他的力量 教團的秘密太多了,我要的,是個能讓我奉獻出忠誠的組織 所以我要成為十賢者 我不需要殺了淚,我只要帶一樣證物回去就行了 這樣一來,我就成為綠袍 只要成為綠袍,這樣就夠了 這是我的決定,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夠改變 即使是『影』也是一樣的 我是卡洛恩‧派蒙 我只走我自己選擇的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